11-14

2017

周四调价已成定局,柴油后市看出口执行


受近期原油期货价格持续推涨影响,本周原油计价期已确认8个工作日,以Brent为例较上个周期涨近3美元/桶,对应国内柴油零售价格上调约220/吨左右。有消息因为近期柴油批零价差大幅度收窄,导致加油站缺乏盈利空间,后续零售调幅或适度调整至300/吨。

国内柴油市场供需方面,整体来看目前地炼和主营单位处于生产旺季,即检修较少,开工率处于年度较高水平。目前市场高价以及较好的生产利润也刺激炼厂增产柴油。需求方面,秋收等需求下降,但双11等消费季提升了终端需求。

华北地区工厂减产、停工等或降低区内工业对柴油需求,而山东部分工厂减产20%的政策性对柴油生产有所下降。据小编测算,以2015年省份的柴油消费量数据来看,天津350万,北京180万,河北750万,这个这三个省份每个月用量大概在106万吨, 如果按照减少三分之一,则柴油需求减少约30万吨。山东淄博、菏泽、滨州、济南等工厂减产20%预计柴油产量下降约22万吨。整体来看对柴油市场的影响有限。

另外一方面,虽然国内柴油市场整体偏紧,但中石油和中海油仍因特殊原因增加了对外出口的申请,第五批柴油出口配额300吨,即11月份和12月份预计平均每月出口150万吨。小编根据历史数据来看,今年前7个月,尽管柴油需求呈淡季,但每个月平均出口百万吨以上,对国内柴油库存影响较为明显,所以才出现8月份需求提升之后的供应偏紧。即后续国内柴油市场的供应偏紧是否能缓解,国内柴油市场价格走势,除了需参考国际原油价格走势外,还需要紧盯柴油“出口执行”情况。

11-13

2017

地炼柴油价格“涨不动了”,缺乏指引后续或开始阴跌


  国际原油市场开始出现盘整,近期国际原油以Brent原油为例多在63-64美元/桶之前盘整,前期在国际原油助推影响下持续推高的国内柴油市场开始渐显“涨不动了”,以山东地炼为代表的出厂价,在上周末出现小幅走低50-100/吨不等。国内成品油零售根据调价机制在本周(周四,111624时)将上调200/吨以上。

数据显示,国内柴油市场目前处于双高局面,即从(1)直接的价格来看,柴油市场价格今年新高,(2)从柴油和原油比率来看,即评估炼厂利润,柴油比原油(吨桶比7.3,汇率)折算之后两者比率近期最高达到2.17,炼厂近期的获利比例较好。

但近期持续攀涨市场开始缺乏动力,国际原油“吹风”开始停止,沙特等国内动荡暂未对油品供应产生实质影响,而终端汽柴油需求开始呈现季节性下滑。预计短期内在缺乏利好指引下,前期领先推涨的批发市场价格将有所小幅回调,待零售上调兑现后,批发和零售之间将再度回归出现价差。

11-10

2017

山东地炼限产20%?成品油上调幅度超300元/吨?


敲黑板:山东地炼限产20%?是真的!上调幅度超300元/吨?有可能!

 

近日,成品油市场颇为热闹,质量升级、原油大涨、出口配额下发等各方消息轮番上阵,也让油价水涨船高,“三桶油”的柴油价格基本已经涨到批发的最高限价,地炼价格与限价之间也仅有100-200元/吨的距离。

 

最近,市场上又开始流传“地炼要限产20%”的传闻。据找油网最新了解,这事儿是真的!目前得到的消息是:山东地炼限产主要集中在京津冀污染传输通道的区域内,力度上要求减产20%左右,实施时间预计在11月15日,时长或横跨整个取暖季。在京津冀“2+26”传输通道中,山东省包括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这7个地市中主要有以下地炼:

虽然并未涉及到东营、潍坊、德州及沿海区域,但是以上这些地炼若全部减产20%,尤其是在目前柴油资源已经出现局部性紧张的情况下,对于成品油资源供应将产生一定的影响。另外,东营地区个别炼厂也传出接到了有关限产的通知,因此限产范围扩大也是有可能的,后期资源供应紧张的局面在短期内将难以缓解。

 

另外,零售价上调幅度有望突破年度新高。按照本期三种原油平均价格计算,变化率在6.5%,对应的国内汽柴油价格上调260元/吨。而目前中东地缘政治风波不断升级,原油后期预计依旧是较为乐观,因此变化率有望继续正向发展。除此之外,因为现在批零价差太小,有消息或将放大调整幅度。找油网获悉本轮零售价上调幅度有望创新高达到300元/吨左右,上调窗口是下周四(11月16日24时)。

 

整体来看,“地炼限产”加上成品油上调预期将继续利好后市,预计短期内国内柴油市场价格将保持坚挺。


11-10

2017

汽柴油紧盯原油脸色,柴油破7或指日可待


近期汽柴油涨势强劲,步步紧跟原油走势。据找油网数据显示,截止20171110日,主营汽油价格为6745/吨,近半月以来上涨330/吨,涨幅超5%,近三个月以来上涨600元之多;主营柴油价格当前在6905/吨,近半月以来涨幅达7.5%,价格上涨490/吨,近三月以来上涨了1300/吨,势头直冲7000/吨大关。

 

  有分析师认为,汽柴油近期的涨势主要还是受到原油的利好带动,短期内多重利好消息支撑市场。首先,10月底的沙特和俄罗斯相继表态支持延长减产至2018年年底,同时尼日利亚和伊拉克原油产量降低,OPEC10月供应量出现下降,短期内为油价上涨助力;其次,商务部近日发公告指出,2018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为14242万吨,直接提振了市场对中国原油需求的预期信心,也为短期内的油价上涨起到助推作用;第三,大宗商品市场热度呈接力态势,继黑色、有色后,原油成为市场近期焦点,多头持仓明显增加。

 

刘心田先生指出:考虑到11月并非传统旺季,原油的行情持续性值得商榷,不排除回调的可能,尤其是特朗普访华即将结束,“特朗普行情”将告一段落。11月中旬或成为市场的分水岭,但考虑到马上来临的“双十一”带来的物流影响将或会直接利好终端柴油需求,柴油破7或指日可待。

 

 


11-10

2017

地炼的烷基化装置时代—炼厂那些事儿(五)


导语:上一章说道重整装置是地炼转型化工产业的救命装置,这一章我们来聊聊地炼的烷基化装置时代。2012-2017年地炼快速发展烷基化装置的时代宣告结束,未来民营在新投建烷基化装置方面将开始趋于谨慎。

一、烷基化油契合国六指标

截止2017年11月,京津冀一体化发展重点提及的“2+26”地市,已经全部完成升级国六汽油的任务。根据《加快成品油质量升级工作方案》将力争2019年开始全国实施国六汽油。相对于国五标准,指标的变化主要集中在烯烃、芳烃以及苯三类组份的含量降低。而烷基化油的成分主要是异辛烷,几乎不含烯烃、芳烃和苯,所以后续的油品升级中烷基化油添加量有较大增长空间。

具体指标变化与烷基化油的对比详见下表:

相对于国五标准,国六标准对于芳烃含量指标由40%以内,调低至35%以内;苯含量由1%以内降至0.8%以内;同时烯烃含量国六A将至18%以内,国六B将至15%以内。降低的芳烃、苯含量和烯烃比例可以为烷基化油增加5~8%的添加比例。

二、山东地炼烷基化装置井喷式发展

    我国第一套烷基化油装置是1966年在兰州炼油厂建设,而在山东最早的发展可以追溯到1992年。齐鲁石化公司胜利炼油厂采用美国STARTCO技术,从美国和德国引进设备投建6万吨烷基化油装置。后来的烷基化装置发展停滞,因烷基化装置的废酸处理成本较高,依据当时的汽油标准可直接添加60-70%的催化裂化汽油,对烷基化油需求并不强烈;另一方面当时民用LPG(液化石油气)等需求较好,对工厂而言直接销售LPG的利润也较好,所以工厂难有发展烷基化油积极性。

中国汽车的行业的快速发展为汽油原料带来发展契机,民用转天然气的的需求也促使炼厂为C4重新寻找利用途径。中国的MTBE装置在2008年开始快速发展,烷基化装置也进入地炼的视野。2012年9月金诚石化20万吨烷基化油投产作为民营投建烷基化装置代表,在2013年开始出现了井喷式的投产,当年底产能达到390万吨/年。据最新数据到2017年年底,国内烷基化产能预计将达到约1650万吨/吨。

    

分地区来看,目前山东烷基化油产能在530万吨左右,占全国35%以上的比例,加上华北地区(北京、天津、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总计产能约690万吨,占全国比例45.3%水平。包括山东在内的华北大区是烷基化油产能的集中地,成为国内烷基化油的第一供应大区。而率先执行国六汽油标准的2+26市基本处于这一区域内,这样也保障了当地国六生产过程中对于烷基化油的需求。

三、烷基化装置发展的困境

烷基化油是升级油品的主要原料之一,未来产能的继续扩张已成为必然,不过烷基化的发展还面临的着多方面的问题制约。

1、原料供应面临不足:随着烷基化新装置将大量投产段,必将造成国内醚后碳四的紧张度升级,没有原料保障的烷基化厂家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另外通过数据对比发现,醚后碳四与烷基化油价格相关系数在98.85%,需求增加而供应不足将拉高原料的价格。

2、开工不足盈利下滑:随着装置的集中上马,原料供应瓶颈的制约将进一步显现,首先是导致装置开工率不足,自2014年以后国内烷基化装置开工率均维持在60%以下;另一方面,原料成本的不断增加,也会导致行业利润处于亏损境地。

3、环境污染问题严峻:当前烷基化的生产工艺,按反应过程所使用催化剂的种类可将其分为液体酸法、固体酸法,以及离子液法。目前全球90%以上的装置是液体酸烷基化,其生产的废酸处理是一项重大的完全隐患;而另外两种工艺并不成熟,因此完全推广仍需时日。

4、成本高售价低:烷基化油的原料全为C4,而相较MTBE的原料C4和甲醇,烷基化油的从原料成本即高于MTBE,另外烷基化油在生产过程中废酸处理也需要成本。烷基化油的提汽油辛烷值效果不明显等因素使的烷基化油售价难获得类似MTBE的添加剂的溢价收入。另外一方面,烷基化油的添加比例可到10~30%,这使的烷基化油更难以绕开汽油消费税的壁垒,即工厂生产/采购的烷基化油调和成为汽油之后需承担的消费税比例较高,压制了主营炼厂和调油商外采烷基化油的价格。

四、烷基化装置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缺乏规划蜂拥而上的烷基化油将面临原料、环保、售价低的三座大山,部分烷基化油工厂已经开始明显呈现出开工不足。后续随着烷基化油需求量大增,主营单位已投产、在建或计划配置烷基化装置,随之陆续投入地炼的原料将进一步减少,缺乏上游炼油配套的C4料的烷基化油工厂开工将进一步趋难。

2012-2017年地炼快速发展烷基化装置的时代宣告结束,未来民营在新投建烷基化装置方面将开始趋于谨慎。洗牌开始……

未完待续。